连续无缘世界杯意大利悲剧在哪?

一支历史悠久、战绩辉煌的球队,曾拥有本大洲最好的联赛,却在“黄金一代”落幕后持续青黄不接,即使近年归化了多名巴西球员,“回光返照”,也没能改变连续无缘世界杯的惨痛命运——说的就是你,意大利队!

但令人不解的是,这支意大利队在仅仅8个多月前,刚刚夺得了欧洲杯冠军。而失去欧洲杯上的锐利,一步步犯错+缺少运气的眷顾,直到无缘卡塔尔,比起深层次问题的缩影,更像是一场闹剧,从顶点“光速滑落”。 连续两届无缘世界杯决赛圈,在意大利足球的历史上还是头一遭。

自从意大利队跌落世预赛附加赛,对阵出炉后,舆论普遍认为附加赛最终是意葡二选一。但主场被弱旅北马其顿绝杀,0-1告负,意大利没能等到与强队生死战的机会,就倒在了世界杯决赛圈的门外。

位于西西里首府巴勒莫的伦佐-巴尔贝拉球场,再一次见证了眼泪。而最初意大利足协选中这座球场踢北马其顿,除了历史胜率的“玄学论”,也是考虑到巴勒莫已经太久没有顶级赛事,希望国家队能重新点燃这座有着足球DNA,却充满坎坷记忆的南部城市。

巴尔贝拉球场曾经的“过客”,成立于1900年的巴勒莫俱乐部,在超过120年历史中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混迹于低级别联赛。上世纪80-90年代,随着意大利经济的腾飞和大批资金涌入意甲,意大利足球开启了最高光的“小世界杯”时期,但彼时的巴勒莫连年征战意乙和意丙。直到03/04赛季,巴勒莫才拿到了意乙冠军,时隔32年再次升甲成功,而当时的意甲盛世已在强弩之末。

不过,升甲后的巴勒莫表现持续惊艳,作为升班马的首个赛季就拿到了第6的成绩,随后又连续两年名列第5。05/06赛季,巴勒莫还曾披荆斩棘,打进了联盟杯八强。13/14赛季,巴勒莫降入意乙,不过他们成功拿到了意乙冠军,次年重返意甲。而16/17赛季以第19名的身份结束意甲征程后,巴勒莫再度沉沦,直到破产也没能再次回到顶级联赛。

在巴勒莫21世纪短暂的高光岁月中,培育出了巴尔扎雷蒂、巴尔扎利、卢卡-托尼、格罗索、扎卡尔多、西里古、达米安、贝洛蒂、阿毛里等国脚,以及哈维尔-帕斯托雷、迪巴拉、卡瓦尼、伊利契奇、克亚尔、索伦蒂诺等著名球员。

而伴随着意甲经济层面竞争力的下滑,本土巨头纷纷撤离,赞帕里尼和巴勒莫在挣扎过后也并未逃脱宿命。欠薪、财务造假、涉嫌洗钱,都是破产前的巴勒莫曾有的“罪名”。而作为近十几年间众多破产重组的意大利中小球队的其中一支,巴勒莫却又显得那么的平淡无奇。

2022年2月1日,曾执掌了巴勒莫俱乐部15年,缔造了巴勒莫新世纪辉煌的前主席赞帕里尼因病去世,享年80岁。2017年初,以“炒主帅”被人熟知的赞帕里尼卖掉球队,也成为了巴勒莫俱乐部走向毁灭的开始——从2017年夏天以意甲倒数第二的身份降级,到2019年夏天的破产,仅仅两年时间。

2019年,巴勒莫破产前夜,特拉伊科夫斯基在巴尔贝拉球场打进了老巴勒莫队历史上的最后一个意乙进球。

3年后,北马其顿前锋回到了这块熟悉的场地,以一粒绝杀进球将意大利挡在卡塔尔世界杯的门外。

3月中旬,意大利体育部门宣布从4月1日起,大型体育赛事将恢复100%的上座率。而当地时间3月24日进行的这场国家队“生死之战”,也被特许了100%的入场观众容量。

不幸的是,巴勒莫当地球迷终于等来了“自己的英雄”,却并非身披蓝衣。近年来通常用于意丁、意丙比赛的巴尔贝拉球场,草皮质量或许让意大利队球员陌生,而场上最熟悉这块场地的,却是特拉伊科夫斯基。

赛后,意大利舆论再次反思“意大利足球体系有待提高”。《米兰体育报》经理巴里杰里在视频节目中表示:“如果连续两届无缘世界杯,说明不单纯是主教练或者球员的问题,而是整个体系的问题。别忘了在俱乐部层面,从2010年至今意甲球队在国际赛场一无所获。”

从意大利国家队层面来说,随着小基耶萨、巴斯托尼、巴雷拉、多纳鲁马、扎尼奥洛等新一代球员的涌现,加上归化的若日尼奥等南美裔球员,意大利的阵容从去年欧洲杯就已经在进行新老更迭,最终出人意料地夺冠,也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0-1不敌北马其顿,意大利队场面却并不差:全场70%的控球率,32脚射门,却一无所获。而对手仅仅三成控球率,4脚射门,就杀死了比赛。贝拉尔迪等人频繁的挥霍良机,延续了此前几轮世预赛“跌落神坛”的窘境,也缺少了命运的眷顾。

跌入附加赛前,意大利队在世预赛中,也接连错过了以小组第一直接进军卡塔尔的机会:对阵瑞士的两回合比赛,“点球专家”若日尼奥都罚丢了点球,最终意大利对瑞士仅取得两场平局。0-0战平北爱尔兰的“生死战”,同样是久攻不下,遗憾收获平局。

“足球是圆的”,一切皆有可能。在单场比赛中,好运或厄运都可能会出现,长期稳步提高却仅能依靠足球基础的扎实建设。而在这一点上,意大利足球近些年被欧洲同行逐渐拉开了距离。

意大利足协主席格拉维纳在赛后再度抱怨俱乐部——意大利足协一直希望为了国家队“生死战”,而延期上周末的第30轮意甲联赛,但在多轮游说后,意甲联盟坚持联赛不改期。此外,格拉维纳还抱怨过意大利俱乐部给本土年轻球员的上场机会太少了,“在青年联赛中,只有30%的本土球员。”

不过,在职业的足球环境下,联赛让路国家队本就不应存在。与此同时,联赛想要涌现出更多本土新秀,除了具备健全的上升通道,还应在各年龄段维持投入,减轻年轻球员的个人负担。而在这一点上,意大利虽然近几年内情况有所改善,但此前漠视青训酿成的苦果仍在继续。

本场意大利锋线上首发的贝拉尔迪、因西涅和因莫比莱,都已并不年轻,在俱乐部却常年无法征战欧洲顶级赛场。因空门不进、浪费机会而“千夫所指”的贝拉尔迪,仅仅是中游球队萨索洛的核心球员。而意甲俱乐部的欧冠疲软,除了单纯的竞技因素,还有更深层的经济因素。

意大利队输掉了“生死战”的巴尔贝拉球场,恰恰是过去20年意大利足球的真实写照: 老旧 残破的球场、 存在瓶颈 的商业、 新建球场的 困难、 各方利益纠缠下 决策的低效、 对优质资本吸引力的下滑 ……由此形成的恶性循环,中小球队和 低级别 联赛球队生存艰难, 最终许多地方缩减了青训开支。

把时间拨回辉煌的“小世界杯”年代,没能趁着鼎盛时期在商业上确立优势,早已为意大利足球埋下隐患。如今靠归化球员来补强实力,也只是“维持面子”,并不能立即脱胎换骨。

反观欧洲杯决赛输给意大利的英格兰,随着联赛经济走强,能流入基层、青训和社区足球的资金越来越多,逐渐自上而下拉动了整个足球产业的发展。近年来涌现的一批优质青年才俊,不仅在俱乐部站稳脚跟,也能得到俱乐部顶级赛事的更多历练。

不过虽然连续无缘世界杯堪称噩梦,但意大利也不必过于失望。从国家队的重建来说,曼奇尼已经基本完成任务。年轻的多纳鲁马、基耶萨、巴雷拉、巴斯托尼们已经上位,而弗拉泰西、斯卡马卡、托纳利、佩西纳们,也将逐渐迎来机会。这也要归功于近几年在意甲重视本土青训的亚特兰大、萨索洛等少数球队,不仅改变了本土青训的现状,在经营上也提供了另一种新思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